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保利香港十周年隆重拍卖「怀海堂」珍藏

2022-11-26 12:41:16 884

摘要:提起「怀海堂」,古董收藏界自然是无人不识,即便是广大艺术爱好者也毫不陌生。怀海堂主人,顶尖藏家组织「敏求精舍」资深成员,曾出任副会长要职,醉心收藏逾半个世纪,珍藏明清两世官窑瓷器不但罕见而华贵,更见其品味之高雅与眼光之独到。这些年来,怀海堂...

提起「怀海堂」,古董收藏界自然是无人不识,即便是广大艺术爱好者也毫不陌生。

怀海堂主人,顶尖藏家组织「敏求精舍」资深成员,曾出任副会长要职,醉心收藏逾半个世纪,珍藏明清两世官窑瓷器不但罕见而华贵,更见其品味之高雅与眼光之独到。

这些年来,怀海堂雅蓄重器屡次在香港最重要的博物馆与美术馆亮相。「机暇清赏-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」、「机暇明道-怀海堂藏明代中晚期官窑瓷器」、「皇朝礼器」、「#物色-馆藏文物的色彩美学」、「万国同风:全球化浪潮中的明清外销瓷」等重磅展览,每每吸引万计人流入场鉴赏,无论学界还是民间俱是口碑载道。

本季保利香港十周年拍卖,就难得地带来怀海堂主人精心挑选的乾隆朝珍器。虽仅六器,却足以包罗满清盛世御瓷万象,让我们觑见这位文青皇帝慕古创新之旷世美学。


2019年「皇朝礼器」展览|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館

2021-2022年「#物色-馆藏文物的色彩美学」展览|香港艺术馆

2021-2022年「万国同风:全球化浪潮中的明清外销瓷」

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

若阁下也是古董拍卖常客,那可能早与怀海堂主人有过一面之缘。

这位绅士总是西装笔挺,低调的坐在后排位置,手拿图录,遇到心头好时举牌竞投,碰到友人则高兴交流收藏心得。私底下他是乐善好德的谦谦君子,在香港及内地积极支持慈善福利工作,又致力捐助教育机构及医疗基建发展,却从来不会大肆宣扬自己的善举。

怀海堂之名,有众川赴海,海纳百川之瓷的意思,而怀海堂主人却非只是独乐乐,而是选择众乐乐。他协助香港相关博物馆,包括香港艺术馆、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、乃至即将对外开放香港故宫博物院,俱是踊跃捐赠,慷慨借展,不遗余力。香港文物收藏界今日能见一片繁华之景,怀海堂主人绝对是功不可没。

从这些展览中,亦可见怀海堂收藏系统之完整与数量之繁多。例如「#物色」展览中,一系列不同朝代的红釉瓷器,大部分皆由怀海堂捐赠,震撼非常。

顺带一提,「#物色」与「万国同风」展览尚未结束,诸君切勿错过良机。

清乾隆

绿地粉彩「如意万寿」图如意绶带耳瓶

一对

高度:36.5 cm

来源:

    洛赫爵士(1827-1900年)收藏

    放山居,艾弗瑞.莫里森(1821-1897年)收藏, 编号432 (标贴)

    苏格兰艾雷岛马格代尔爵士收藏

    伦敦佳士得,1971年10月18日,编号88

    戴润斋收藏,纽约, 编号A536 (标贴)

    香港佳士得,1990年3月20日,编号679

    怀海堂珍藏

    香港苏富比,2011年10月5日,编号1926

展览及出版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124

估价:HK$26,000,000 - 30,000,000

综观中国陶瓷的历史长河,每朝每代都有独到的创新之处。及至最后一个皇朝,则把彩绘技艺推至巅峰。

康熙主政之时,欧洲彩绘珐琅工艺透过传教士与商贾传入中土,令清廷成功研发铜胎画珐琅。在此基础之上,瓷胎珐琅彩应运而生,继而启发粉彩与洋彩的创烧,把延续了逾千年的瓷器传统带到前所未达的缤纷境地。

松石绿釉创烧于雍正一朝,本就是高雅的单色釉。此对瓷瓶以之为地,既能衬托出粉彩所绘的主纹饰,又令整体釉色不会落于俗套,如此配搭实相得益彰。

古玩瓷器市场上,洋彩要比粉彩高级矜贵。两者主要分野,在于洋彩的以下特点:

    使用西洋明暗光点装饰图案,主要以光点表现圆状物体

    花卉叶纹上多以白料渲染,表现出枝叶的光影明暗

    西洋花卉的使用,如洋菊与洋莲等洋花:部分纹饰应用了西洋花草藤蔓纹饰图案设计构图

观此对瓷瓶的绘画技法与装饰,包括注重明暗表现和立体层次,富西方艺术韵味,体现欧洲巴洛克装饰风格对东方美学之影响等等,实已达洋彩标准。

拍行选用「粉彩」为官方名称,相信是为求谨慎及保障买卖双方利益。事关在近代历史事件与文化变迁之下,学术界与古董业使用粉彩、洋彩、珐琅彩词汇时往往有着不同的解释与含意。

虽然绘画与装饰技法脱胎自西洋艺术中,但纹饰却充满传统中国吉祥寓意。

颈部双如意耳精巧细致,金彩如意底下有松石绿彩「卍」字吊饰,所系红色绶带生动飘逸,寓意「如意万寿」;肩腹相接之处微拱,于五色彩云间以矾红绘蝙蝠,则是「鸿福齐天」之意。

如此一对配以「卍」字的精彩如意绶带,即使在乾隆御瓷中亦甚为罕见,存世仅见数例,一半为清宫旧藏,另见诸拍卖场的分别为戴润斋、暂得楼、与庆宽家族旧藏,来源俱是显赫。

令笔者特别欣赏的最后一点,是瓶身纹饰的空间感。

口沿装饰如意云头纹,下方的颈部饰蕉叶纹,两者之间仅点缀以圆形光点,一际松绿令观者有喘息空间,不会因构图太密集而审美疲劳。圆鼓的宝相花和各式洋花,花型虽然硕大饱满,但和周边的折枝、红蝠等相距得宜,整体布局留白之处可说是发而中节。金彩的施用比例,亦是恰到好处。

如斯一对脱俗高雅的乾隆御窑,得以在问世后的二百多年仍然成对保存,确是难能可贵。


清乾隆

斗彩加粉彩矾红云蝠「海水云龙」图

双螭耳瓶

高度:28.7 cm

来源:

    日本私人收藏

    怀海堂珍藏,香港

    香港苏富比,2011年10月5日,编号1947

展览及出版: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122

估价:HK$10,000,000 - 15,000,000

既然说是次举槌的怀海堂六器,足以包罗满清盛世御瓷万象,象征至尊皇权的龙纹又岂能缺席?

口沿施金彩及如意云头一周,前后纹饰相同:颈部每边以矾红绘五蝠,于彩云间飞舞,寓意鸿福齐天;圆鼓腹每边以矾红绘正龙纹,尽展矫健身躯与四足五爪,傲翔浪涛之上。

红龙带鹿角,细鳞密披,从惊涛骇浪中一跃而出,水波沧浪之上凌空盘桓。龙身穿游于彩云间,宛延自如,显腾云驾雾之势,气势磅礡;龙颜长须曲卷,口满利齿,然威而不怒,尽显一代帝王之宽宏气派。

事实上,清帝在艺术审美上确有宏大的目光与开放的气度。以此瓶为例,粉彩是受西洋启发,斗彩则是由前朝大明于早期创烧的釉色。至乾隆一朝,把斗彩、粉彩、矾红共冶一炉,则更见该世无出其右的匠人手工。

斗彩乃结合釉下彩与釉上彩的工艺,故此瓶首次入窑需先烧出青花勾线,二次入窑才烧其余诸般釉上彩釉。

矾红色泽鲜妍厚润,色阶过渡自然,烧制温度掌握恰到好处,具深浅变化 ,如同西洋画般有暗影效果,配合其他以斗彩绘制而成的图案及适当的留白,更显整体纹饰和谐平衡。矾红釉正龙这朵「红花」,在「绿叶」斗彩祥云陪衬下更显夺目。

与上述绿地粉彩瓶一样,此「海水云龙」瓶的双耳亦是精彩。长直颈附立体螭龙耳一对,与腹身龙纹主题互相呼应,乃君权天授的真龙天子之象征。

以矾红飞龙为主题的清廷官窑不算少有,但周边纹饰多以青花绘之,如此瓶般施斗彩者则相当罕见,再衬立体螭龙耳的例子更是寥若晨星。伦敦维多利亚与亚伯特博物馆(V&A)有一馆藏,龙纹饰与今回举槌的完美对称,当初应属一对。

德国的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,珍藏一乾隆斗彩海水云蝠九龙纹双耳瓶;另有一与此馆藏成对但磨口的例子,早前在伦敦苏富比以£185万(HK$1,800万;NT$6,700万)易手。此两者则属已知公私收藏中比较接近之例。

左为今回拍卖的「海水云龙」瓶;右为V&A的「海水云龙」瓶。两者龙纹完美对称,当初应为一对

左为苏富比近例,磨口;右为德累斯顿国家艺术收藏馆近例


清乾隆

青花缠枝蕃莲纹贯耳瓶

高度:35 cm

来源:

    香港苏富比,1995年10月31日,编号457

    怀海堂珍藏

展览及出版: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99

    《首届世界华人典藏大展》,首都博物馆,北京,2010年,编号126及127(其中一件)

估价:HK$10,000,000 - 15,000,000

中华文化源远流长,随手俯拾一物,亦自有其渊源出处。好像此等贯耳瓶,器形就源自二千多年前的投壶式样。

投壶乃古代士大夫饮宴时玩的游戏,早见于春秋战国,器皿本身多为金属或陶制,大约到晋朝加入双耳设计。历代玩法规矩层出不穷,例如本来是把箭矢投中壶中方能得分,却是演变成箭矢横躺壶口或贯耳上方,得分反而更高。

投壶移植到瓷器世界成为贯耳瓶后,去掉本来用途成为陈设之器,形状亦因观赏需求而多有变化。以此瓶为例,口微撇,束颈,两侧置一对贯辟,丰肩,下腹渐下而收,卧足,器形圆润讨喜。

这样椭圆扁腹的贯耳瓶造型,需要前后模印交合而成,素胎制作比一般圆形琢器复杂。又正因前后瓶身本非一体,故成型后滰坯时得保持干湿度一致,否则入窑时便会变形疵裂。

如此器形在乾隆御瓷中属独特品种,除青花以外不见其它色釉装饰。综观全球公私收藏,暂时只见两对应之例,一例于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,另一例去年在北京保利以RMB 1,265万易手。

谈过器形,现在说说迸发着前朝与西洋艺术碰撞火花的青花纹饰。

北京保利拍卖近例

明代永乐、宣德两朝的青花,使用西亚入口颜料「苏麻离青」,发色绚丽鲜艳,常带自然形成之黑褐色结晶斑虽本为缺憾,但绘花鸟园景却收到意外效果,如同在宣纸作画的笔触墨痕,风韵一绝,令永宣青花誉满天下。

此瓶则是乾隆朝特意追仿永宣之美的例子,青花发色鲜艳明快,秀敛而不蒙滞,笔法以点青法上色,仿苏麻离青结晶斑之效,故纹饰有深浅之别,浓淡相宜,层次宛然。

瓶颈与腹部的缠枝蕃莲主纹饰,与上述绿地粉彩瓶相类。然而,西蕃莲与蔓草蜿蜒转折之形象和整体布局,却呈现出更为浓厚的巴洛克风格。

永宣窑风与欧洲巴洛克艺术,乍听似是水油不溶的组合,在巧匠手中却产生出意想不到的化学作用。放眼清宫御瓷,缠枝莲可谓最主流的纹饰,然如此瓶般灵动,且具雍正遗风者,则是罕见。


清乾隆

粉青釉印花莲纹贯耳六棱大瓶

高度:45.5 cm

来源:

    香港苏富比,1991年5月2日,编号92

    怀海堂珍藏

展览及出版: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50

估价:HK$7,000,000 - 12,000,000

同样是贯耳瓶,此器展现出器形变化之无限可能与另一番慕古韵味。

六方造型,撇口,束颈,折肩,收腹,高圈足,清宫旧称「双管六方瓶」,最早见于雍正御窑。本品以粉青淡恬之柔美配饰六方硬朗之造型,收刚柔相济之妙,加上瓶体各部比例之协调,足见设计者独具匠心。

再看圈足「大清乾隆年制」两行六字青花款,篆法表明其为乾隆早期出品,当属传奇督窑官唐窑所出无疑,毋怪有如此巧思。

一般来说,青釉瓷器以颜色深浅分成三类:青色较浅者称为粉青、较深者称为冬青、更深者曰豆青,其中以粉青最受藏家垂青。此器釉下模印与浅浮雕工艺,清宫旧称「拱花」,则属粉青、冬青釉等摹仿龙泉瓷器唯一使用的装饰手法。

口沿及双耳雕饰之夔龙工绝殊常,与用彩料绘画相比又另有一番韵味;减地起阳式的图案与媚人粉青釉融为一体,雕缠枝莲花、夔龙形象隐现于釉层当中,双双反映了当时宫廷艺匠水平之高。

夔为古代神兽,似龙,一足,纹饰早见于商周之世,在青铜和玉器工艺占有重要地位,如今见于此乾隆大瓶,高古之风油然而生。

此般乾隆模印纹饰器,市场近例如凤毛麟角。北京保利有一例,腹部夔龙纹略异,于2015年以RMB 632万成交;另香港苏富比有一例,刻划菊花纹样,于2013年以HK$1,024万易手。

左为北京保利近例;右为香港苏富比近例


清乾隆

青花缠枝蕃莲纹出戟双耳瓶

高度:33 cm

来源:

    香港苏富比,2003年10月26日,编号143

    怀海堂珍藏

展览及出版: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瓶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102

估价:HK$7,000,000 - 12,000,000

此瓶出戟,渗透出古青铜器盛世殷商的丝丝气味。

尊敞口束颈,溜肩敛腹,胫部外撇,颈部、肩部与胫部突现对称的四道戟状棱柱,乃以古青铜酒器「罍」为原型蓝本,例子可见台北故宫的「商至西周 兽面纹罍」。

乾隆曾数度召集群臣,为清宫4,000多件古铜器丈量尺寸、手绘图像、撰写说明,最后完成了三套图录,按编撰时间顺序为《西清古鉴》、《宁寿鉴古》、《西清续鉴》。图录编成以后,这位帝王又会命人以玉器或瓷器等其他物料慕古仿制之,足见他如何喜欢古青铜美术。

商至西周 兽面纹罍|台北故宫

釉色方面,与上述青花贯耳瓶相类,蓝头一样是仿前朝永宣窑,仿苏麻离青结晶斑之效,发色浓丽,有层有次。腹部主绘亦为缠枝花卉,惟主角不再是西番莲,而是传统莲花;边饰亦有变化,例如胫部是正面莲瓣纹,而非贯耳瓶的侧面视角叠瓣纹。叶片舒展,枝茎牵连婉转,布局繁复,同样洋溢出巴洛克气息。

一对象首引人注目,为此瓶更添雅趣。因「太平有象」之吉祥寓意,象饰盛行于清初,获乾隆皇帝青睐,曾在当朝庆典展示大象。万寿节以外,也见于元旦,寓意「万象更新」。

此类仿青铜尊造形的古器初见于雍正朝,至乾隆有所沿袭,品种多见单色釉系,青花者则是难求。单色釉参见一雍正朝仿汝天蓝釉例,日本山中商会旧藏,2021年在北京保利以RMB 851万售出。

北京保利的仿汝天蓝釉近例


清乾隆

天蓝釉螭耳鹿头尊

高度:36 cm

来源:

    山中商会收藏

    香港苏富比,2004年10月31日,编号211

    怀海堂珍藏

展览及出版:

    《世界古美术即卖大展观》,1938年,山中商会,编号1214

    《东瀛遗珠-山中商会旧藏名瓷》,金立言主编,2020年,编号94

    《机暇清赏:怀海堂藏清代御窑瓷饼》,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,香港,2007年, 编号25

估价:HK$6,000,000 - 10,000,000

此天蓝釉螭耳鹿头尊为「山中商会」旧藏,早于这家日本名古董商的1938年出版便有著录,金立言博士两年前出版的《东瀛遗珠-山中商会旧藏名瓷》亦把之选在其中,足见素质之优。

东京银座「千秋庭」主人大岛千秋对宋瓷情有独钟,名藏家「临宇山人」鼎鼎大名的「油滴天目」茶碗便是经由她委托,在纽约以US$1,170万天价易手。一次访问之中,这位古董界大腕对笔者如此说道:

「宋朝瓷器,在形状、颜色上显得特别典雅高贵,跟全世界历来所有瓷器比较,宋朝出品都是最出色的……有的瓷器上有画画,但当我们专注理解画中人物故事时,就会忘记瓷器的形状与颜色才是重点,所以我觉得最能表现瓷器特点的,就是宋瓷。」

遇见若本品般出众的单色釉器,我们也应如大岛女士所言,专注于形与色去鉴赏之。

《东瀛遗珠-山中商会旧藏名瓷》,金立言主编,2020年,编号94

香港苏富比的相同器形例子

此类器型首见于康熙一朝,器口以下渐放,垂腹,圈足,一般高44cm左右。肩头饰兽头耳或戟耳,因形似鹿头或牛首,故常称鹿头尊或牛头尊。见有彩瓷、青花、仿汝、仿官、仿哥釉等品种,由于粉彩、洋彩器多绘山水囿苑十鹿或百鹿图,故又名「百鹿尊」。

如此形状虽然气派高雅,但烧制极为不易,尤其是垂腹部份,只要窑中温度不均匀,其中一边就很容易像岩浆般倾泻塌下。2016年,香港苏富比有一乾隆朝的相同器形例子拍卖,青花绘八仙贺寿,HK$4,440万易手。

清代天蓝釉亦是由康熙创烧,意即清晰明朗的蔚蓝天空,清朝时属宫廷名品,现在则为藏家宠儿。可惜乾隆早期,随着景德镇御窑厂雍正一朝的老匠人逐渐离去,天蓝釉技术也慢慢雕零。此件作品即为乾隆二年延续雍正制式的作品,无论造型、釉色和写款俱与雍正本朝并无二致。

当瓷器不绘纹饰,器形和釉色的任何缺点便变得毫无遮掩。此鹿头尊器形匀称,腹垂如悬胆,曲线弧圆无瑕;施釉细腻肥润,色泽沉然静谧,整器蔚蓝如一,仿如万里无云的青空穹苍,实为清宫单色釉上乘之作。

最后说一个小插曲。

笔者和藏家朋友早前到访保利香港,一看这些怀海堂珍器的卢山真面目。友人看到此鹿头尊便说:这个风格,一定是雍正爷的吧;我说:不信,打赌一餐饭吧。

于是我们一起看底款,虽然书「大清乾隆年制」,但款字承袭雍正朝篆体,可见乃是乾隆御窑早期作品,所以这次打赌也就平手收场。


保利香港2022十周年拍卖会

预展及拍卖:2022/7/9-14
地点:香港会议展览中心 展览厅1E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